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78|回复: 0

南阳市社旗县世纪双语学校孩子排队扇耳光

[复制链接]
本站网友  发表于 2017-5-27 15:36:00 |阅读模式
  “扇耳光行动”从第一节课持续到第三节。36个小孩像生产流水线上的产品,排着队等待巴掌落在脸上。老师王秀连将班里的孩子带到操场进行课外活动。每9个孩子被分成一个小队。站在中间的王秀连大声喊道,“打你们我手会疼,你们自己扇耳光。谁打不响,我替他打。”
          5月19日,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提前去世纪双语学校接儿子放学的陈纲发现,儿子陈晨一脸红肿地坐在座位上,他随后发现班里的每个小孩脸庞都红扑扑的。
                  讲台上,小孩像生产流水线上的产品,排着队等待巴掌落在脸上。数学老师王秀连一挥手,巴掌落在旁边杵着的小孩脸上,抱着作业本的孩子踉跄地向后倾倒,一言不发。陈晨事后表述,受罚的原因是老师规定,“做错一道题扇12巴掌,两道题22巴掌,如此翻倍。比王秀连更严厉的是语文老师,他用棍棒鞭打。”老师无不警告孩子们,如果回家告诉父母,回校后等待的是更严重的殴打。看到事发一幕,陈纲报警。当天晚上,社旗县公安局出警带走王秀连,被带走的还有64G容量的案发监控视频。此后,带孩子去体检的家长都发现孩子不同程度受伤。一位家长告诉网易新闻《知道》,体检发现,孩子的眼底视力仅有5米。陈晨的诊断结果为“右侧耳传导性耳聋”,在检查时听力红线图一度达到零值。
          南阳市社旗县世纪双语学校被打了三十几巴掌上小学一年以来,陈纲总会发现陈晨有些异常。喊他全名时,他总杵在那里,跟没听见似的。一天晚上睡觉前,陈纲凑过去发现儿子耳朵中间位置的表皮残缺。他觉得不对劲,但问什么,陈晨都不回答。陈晨今年7岁,在社旗县世纪双语学校上一年级。自上学以来,陈晨变得越来越压抑、沉默、瘦弱。陈纲有时担心儿子在学校吃不好,但是儿子每次都会说挺好的。社旗县世纪双语学校是一所民办性质的封闭式学校,设有幼儿园、小学、初中三个学部。2004年,社旗县教体局引资兴建,双语世纪学校成为县教体局教育教学教研实验基地。陈纲是农村户籍,想让儿子在城里上学,便贷款在县城买房。交款后房子迟迟交不了工,陈纲只好租学区房。意外的是,公立小学每个班都人满为患,最多时一个班120个学生。开学一个星期后,陈晨仍然没有学校读。陈纲只好把儿子送到民办性质的世纪双语学校,每年交2700元学费。陈晨是走读生,然而在世纪双语学校就读的约500名孩子中,绝大多数两个星期回一次家,他们是留守儿童,父母在外地打工。家里只有年迈的外公外婆。直到此次去学校拉陈晨放学,陈纲才知道他在学校挨打一事。之所以被罚,是因为老师说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学生每做错一道题扇12巴掌,两道题22巴掌,如此翻倍。事实上,在社旗世纪双语学校,打学生早已是传统。有的孩子受不了,决定逃跑。有一年,一个孩子趁着深夜翻墙跑了,步行二十多公里回到了村里。第二天,孩子被爷爷奶奶又送回了学校。反复几次后,孩子放弃逃跑。有的家长察觉到不对劲的迹象。一次扇耳光时,有个女孩的发卡碎了。爷爷奶奶找学校来讨说法,老师当面对峙时称,发卡轻轻一碰,就碎了。爷爷奶奶没办法,只好回去。当天下午,“扇耳光行动”从第一节课持续到第三节。36个小孩像生产流水线上的产品,排着队伍等待巴掌落在脸上。后来,王秀连将班里的孩子带到了操场进行课外活动。每9个孩子被分成一个小队。站在中间的王秀连一览无余。她大声喊道,“打你们我手会疼,你们自己扇耳光。谁打不响,我替他打。”陈晨每次都是打的最响的。“那天老师只让他扇了自己12巴掌。其他同学,都被盯着打了三十几巴掌。”陈晨说,因为他打得最响,老师就少打了他。
          警车运送王秀连出学校不准告诉任何人挨了打陈纲立刻报警。一个四十岁年纪的女董事长接待陈纲。这家民办学校由不同的股东出资,她的公司属于大股东一方。但她拒绝透露姓名与公司名称。世纪双语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则以聘用关系履行管理职责。两人陪同陈纲去调监控录像。将监控器上的时间线任意拉至某个位置,画面都是王秀连挥手殴打孩子的场面。监控画面显示,孩子在讲台前排成一字队,王秀连则在不停地抽打着排第一位的孩子。女董事长急忙关掉监控。当天,社旗县公安局带走王秀连,还有64G容量的案发监控视频。此事随即立案侦查。陈晨仍然感到畏惧、不知所措。录口供时,陈晨站着一动不动,眼睛滴溜溜乱转。民警只好告诉他,“老师要坐牢的,你不会再见到她了。”陈晨鼓起勇气说出事情的经过。旁边的另一个孩子,则放声大哭。消息传到家长群里,家长们震惊。此前,没有一个家长听孩子说过挨打一事。此后带孩子去体检的家长都发现孩子不同程度地受伤。一位家长告诉网易新闻《知道》,体检发现,孩子的眼底视力仅有5米。另一位家长则称,由于孩子后天因病致聋,携带助听器生活,“我反复叮嘱老师不准打我的孩子。她就用手指使劲戳孩子的脑袋。”陈纲终于弄清楚儿子为何反应迟钝。陈晨的诊断结果为“右侧耳传导性耳聋”,在检查时听力红线图一度达到零值。这意味着,很多时候,陈晨并不能听到父亲讲话。在学校挨打一事,持续了一年多。但在此次暴光之前,陈晨从未跟父亲提过。网易新闻《知道》调查得知,老师王秀连并未取得教师资格证。王秀连被带走后,校方做出应急预案。陈纲称,校方警告所有孩子,不准对别人提起挨打一事。未能被家长接出去体检的孩子,目前仍留在学校。他们的爸爸妈妈并不在河南,许多家长目前仍并不知晓此事。校方回应陈纲的说法则是,由于学校性质属于私立,教师和学校签订合同,体罚学生由教师自负后果。“门口的保安说,王秀连以前教幼儿园,校方担心她打的孩子年龄太小,容易出事,就把她调到一年级。他们觉得大的孩子经打。”陈纲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值班QQ:2754080169
新闻邮箱:2754080169@qq.com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联系我们|中国企业网  



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政府网站,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来电告知,

Powered by Discuz! X3.3©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