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您的位置: 首页 >> 企业新闻 >> 优秀典范 >> 查看内容
优秀典范

烈日下的公路“医生”

admin 2018-8-8 06:24 22 0

摘要:  在位于河北省承德市的承朝高速公路项目工地,技术人员指挥铣刨作业(8月3日摄)。8月3日下午3点,室外温度34摄氏度,地表温度接近50摄氏度。在承朝高速公路一段用路锥封闭的区域,中建路桥集团养护公司的40多名工人冒 ...

在位于河北省承德市的承朝高速公路项目工地,技术人员指挥铣刨作业(8月3日摄)。

8月3日下午3点,室外温度34摄氏度,地表温度接近50摄氏度。在承朝高速公路一段用路锥封闭的区域,中建路桥集团养护公司的40多名工人冒着酷暑,对高速公路路面出现的病害进行挖补治理。他们是给公路“治病”的公路“医生”,夏日工作的同时要经受烈日、沥青、机械的三重烘烤。

高温的夏季是高速公路路面病害高发时节,也是日常养护的关键时期和大中修的黄金时间。一处路面病害,需要采取铣刨、清扫、撒油、摊铺等数道工序。养护工人们有不同的专业和分工,通过细致配合,共同完成一处病害的处治。摊铺工长谷永华介绍说,沥青混凝土开始摊铺的时候温度高达170多摄氏度,玉米带皮放进去都能直接烀熟,摊铺完成也有11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再加上这天气,热得根本吃不下东西;完成一处作业后,衣服跟被水洗过一样。

承朝高速全长100多公里,为了保障通行,养护公司采取不断交施工,即先封一个车道,一段完成后尽快开放交通进行下一段的施工作业。为此,现场生产经理郭立永常常要凌晨到施工地点摆放路锥,封闭施工区域。“高速公路车速快,一点点疏忽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他说,“尤其在这种高温天气下,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丝毫不能松懈。因为,每一道裂缝都影响着公路的寿命。我们虽然做不了医生给人治病,但是可以给路‘治病’,让大家出行更加便利。”

新华社记者 赵宇思 摄

在位于河北省承德市的承朝高速公路项目工地,养护工人操作压路机进行碾压整平作业(8月3日摄)。

8月3日下午3点,室外温度34摄氏度,地表温度接近50摄氏度。在承朝高速公路一段用路锥封闭的区域,中建路桥集团养护公司的40多名工人冒着酷暑,对高速公路路面出现的病害进行挖补治理。他们是给公路“治病”的公路“医生”,夏日工作的同时要经受烈日、沥青、机械的三重烘烤。

高温的夏季是高速公路路面病害高发时节,也是日常养护的关键时期和大中修的黄金时间。一处路面病害,需要采取铣刨、清扫、撒油、摊铺等数道工序。养护工人们有不同的专业和分工,通过细致配合,共同完成一处病害的处治。摊铺工长谷永华介绍说,沥青混凝土开始摊铺的时候温度高达170多摄氏度,玉米带皮放进去都能直接烀熟,摊铺完成也有11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再加上这天气,热得根本吃不下东西;完成一处作业后,衣服跟被水洗过一样。

承朝高速全长100多公里,为了保障通行,养护公司采取不断交施工,即先封一个车道,一段完成后尽快开放交通进行下一段的施工作业。为此,现场生产经理郭立永常常要凌晨到施工地点摆放路锥,封闭施工区域。“高速公路车速快,一点点疏忽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他说,“尤其在这种高温天气下,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丝毫不能松懈。因为,每一道裂缝都影响着公路的寿命。我们虽然做不了医生给人治病,但是可以给路‘治病’,让大家出行更加便利。”

新华社记者 赵宇思 摄

在位于河北省承德市的承朝高速公路项目工地,中建路桥集团养护公司工人在进行沥青混合料摊铺修补作业(8月3日摄)。

8月3日下午3点,室外温度34摄氏度,地表温度接近50摄氏度。在承朝高速公路一段用路锥封闭的区域,中建路桥集团养护公司的40多名工人冒着酷暑,对高速公路路面出现的病害进行挖补治理。他们是给公路“治病”的公路“医生”,夏日工作的同时要经受烈日、沥青、机械的三重烘烤。

高温的夏季是高速公路路面病害高发时节,也是日常养护的关键时期和大中修的黄金时间。一处路面病害,需要采取铣刨、清扫、撒油、摊铺等数道工序。养护工人们有不同的专业和分工,通过细致配合,共同完成一处病害的处治。摊铺工长谷永华介绍说,沥青混凝土开始摊铺的时候温度高达170多摄氏度,玉米带皮放进去都能直接烀熟,摊铺完成也有11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再加上这天气,热得根本吃不下东西;完成一处作业后,衣服跟被水洗过一样。

承朝高速全长100多公里,为了保障通行,养护公司采取不断交施工,即先封一个车道,一段完成后尽快开放交通进行下一段的施工作业。为此,现场生产经理郭立永常常要凌晨到施工地点摆放路锥,封闭施工区域。“高速公路车速快,一点点疏忽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他说,“尤其在这种高温天气下,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丝毫不能松懈。因为,每一道裂缝都影响着公路的寿命。我们虽然做不了医生给人治病,但是可以给路‘治病’,让大家出行更加便利。”

新华社记者 赵宇思 摄

在位于河北省承德市的承朝高速公路项目工地,养护工人在作业中间服用藿香正气水防暑(8月3日摄)。

8月3日下午3点,室外温度34摄氏度,地表温度接近50摄氏度。在承朝高速公路一段用路锥封闭的区域,中建路桥集团养护公司的40多名工人冒着酷暑,对高速公路路面出现的病害进行挖补治理。他们是给公路“治病”的公路“医生”,夏日工作的同时要经受烈日、沥青、机械的三重烘烤。

高温的夏季是高速公路路面病害高发时节,也是日常养护的关键时期和大中修的黄金时间。一处路面病害,需要采取铣刨、清扫、撒油、摊铺等数道工序。养护工人们有不同的专业和分工,通过细致配合,共同完成一处病害的处治。摊铺工长谷永华介绍说,沥青混凝土开始摊铺的时候温度高达170多摄氏度,玉米带皮放进去都能直接烀熟,摊铺完成也有11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再加上这天气,热得根本吃不下东西;完成一处作业后,衣服跟被水洗过一样。

承朝高速全长100多公里,为了保障通行,养护公司采取不断交施工,即先封一个车道,一段完成后尽快开放交通进行下一段的施工作业。为此,现场生产经理郭立永常常要凌晨到施工地点摆放路锥,封闭施工区域。“高速公路车速快,一点点疏忽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他说,“尤其在这种高温天气下,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丝毫不能松懈。因为,每一道裂缝都影响着公路的寿命。我们虽然做不了医生给人治病,但是可以给路‘治病’,让大家出行更加便利。”

新华社记者 赵宇思 摄

在位于河北省承德市的承朝高速公路项目工地,温度计显示沥青混合料摊铺后的初压温度达159.8摄氏度(8月3日摄)。

8月3日下午3点,室外温度34摄氏度,地表温度接近50摄氏度。在承朝高速公路一段用路锥封闭的区域,中建路桥集团养护公司的40多名工人冒着酷暑,对高速公路路面出现的病害进行挖补治理。他们是给公路“治病”的公路“医生”,夏日工作的同时要经受烈日、沥青、机械的三重烘烤。

高温的夏季是高速公路路面病害高发时节,也是日常养护的关键时期和大中修的黄金时间。一处路面病害,需要采取铣刨、清扫、撒油、摊铺等数道工序。养护工人们有不同的专业和分工,通过细致配合,共同完成一处病害的处治。摊铺工长谷永华介绍说,沥青混凝土开始摊铺的时候温度高达170多摄氏度,玉米带皮放进去都能直接烀熟,摊铺完成也有11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再加上这天气,热得根本吃不下东西;完成一处作业后,衣服跟被水洗过一样。

承朝高速全长100多公里,为了保障通行,养护公司采取不断交施工,即先封一个车道,一段完成后尽快开放交通进行下一段的施工作业。为此,现场生产经理郭立永常常要凌晨到施工地点摆放路锥,封闭施工区域。“高速公路车速快,一点点疏忽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他说,“尤其在这种高温天气下,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丝毫不能松懈。因为,每一道裂缝都影响着公路的寿命。我们虽然做不了医生给人治病,但是可以给路‘治病’,让大家出行更加便利。”

新华社记者 赵宇思 摄

在位于河北省承德市的承朝高速公路项目工地,技术人员(右)指挥压路机开展施工作业(8月3日摄)。

8月3日下午3点,室外温度34摄氏度,地表温度接近50摄氏度。在承朝高速公路一段用路锥封闭的区域,中建路桥集团养护公司的40多名工人冒着酷暑,对高速公路路面出现的病害进行挖补治理。他们是给公路“治病”的公路“医生”,夏日工作的同时要经受烈日、沥青、机械的三重烘烤。

高温的夏季是高速公路路面病害高发时节,也是日常养护的关键时期和大中修的黄金时间。一处路面病害,需要采取铣刨、清扫、撒油、摊铺等数道工序。养护工人们有不同的专业和分工,通过细致配合,共同完成一处病害的处治。摊铺工长谷永华介绍说,沥青混凝土开始摊铺的时候温度高达170多摄氏度,玉米带皮放进去都能直接烀熟,摊铺完成也有11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再加上这天气,热得根本吃不下东西;完成一处作业后,衣服跟被水洗过一样。

承朝高速全长100多公里,为了保障通行,养护公司采取不断交施工,即先封一个车道,一段完成后尽快开放交通进行下一段的施工作业。为此,现场生产经理郭立永常常要凌晨到施工地点摆放路锥,封闭施工区域。“高速公路车速快,一点点疏忽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他说,“尤其在这种高温天气下,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丝毫不能松懈。因为,每一道裂缝都影响着公路的寿命。我们虽然做不了医生给人治病,但是可以给路‘治病’,让大家出行更加便利。”

新华社记者 赵宇思 摄

在位于河北省承德市的承朝高速公路项目工地,养护工人顶着烈日工作(8月3日摄)。

8月3日下午3点,室外温度34摄氏度,地表温度接近50摄氏度。在承朝高速公路一段用路锥封闭的区域,中建路桥集团养护公司的40多名工人冒着酷暑,对高速公路路面出现的病害进行挖补治理。他们是给公路“治病”的公路“医生”,夏日工作的同时要经受烈日、沥青、机械的三重烘烤。

高温的夏季是高速公路路面病害高发时节,也是日常养护的关键时期和大中修的黄金时间。一处路面病害,需要采取铣刨、清扫、撒油、摊铺等数道工序。养护工人们有不同的专业和分工,通过细致配合,共同完成一处病害的处治。摊铺工长谷永华介绍说,沥青混凝土开始摊铺的时候温度高达170多摄氏度,玉米带皮放进去都能直接烀熟,摊铺完成也有11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再加上这天气,热得根本吃不下东西;完成一处作业后,衣服跟被水洗过一样。

承朝高速全长100多公里,为了保障通行,养护公司采取不断交施工,即先封一个车道,一段完成后尽快开放交通进行下一段的施工作业。为此,现场生产经理郭立永常常要凌晨到施工地点摆放路锥,封闭施工区域。“高速公路车速快,一点点疏忽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他说,“尤其在这种高温天气下,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丝毫不能松懈。因为,每一道裂缝都影响着公路的寿命。我们虽然做不了医生给人治病,但是可以给路‘治病’,让大家出行更加便利。”

新华社记者 赵宇思 摄

在位于河北省承德市的承朝高速公路项目工地,作业车上摆放着绿豆汤、西红柿、西瓜、矿泉水等防暑食品(8月3日摄)。

8月3日下午3点,室外温度34摄氏度,地表温度接近50摄氏度。在承朝高速公路一段用路锥封闭的区域,中建路桥集团养护公司的40多名工人冒着酷暑,对高速公路路面出现的病害进行挖补治理。他们是给公路“治病”的公路“医生”,夏日工作的同时要经受烈日、沥青、机械的三重烘烤。

高温的夏季是高速公路路面病害高发时节,也是日常养护的关键时期和大中修的黄金时间。一处路面病害,需要采取铣刨、清扫、撒油、摊铺等数道工序。养护工人们有不同的专业和分工,通过细致配合,共同完成一处病害的处治。摊铺工长谷永华介绍说,沥青混凝土开始摊铺的时候温度高达170多摄氏度,玉米带皮放进去都能直接烀熟,摊铺完成也有11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再加上这天气,热得根本吃不下东西;完成一处作业后,衣服跟被水洗过一样。

承朝高速全长100多公里,为了保障通行,养护公司采取不断交施工,即先封一个车道,一段完成后尽快开放交通进行下一段的施工作业。为此,现场生产经理郭立永常常要凌晨到施工地点摆放路锥,封闭施工区域。“高速公路车速快,一点点疏忽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他说,“尤其在这种高温天气下,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丝毫不能松懈。因为,每一道裂缝都影响着公路的寿命。我们虽然做不了医生给人治病,但是可以给路‘治病’,让大家出行更加便利。”

新华社记者 赵宇思 摄

在位于河北省平泉市的承朝高速公路项目工地,技术人员在调整摊铺机设备参数(8月3日摄)。

8月3日下午3点,室外温度34摄氏度,地表温度接近50摄氏度。在承朝高速公路一段用路锥封闭的区域,中建路桥集团养护公司的40多名工人冒着酷暑,对高速公路路面出现的病害进行挖补治理。他们是给公路“治病”的公路“医生”,夏日工作的同时要经受烈日、沥青、机械的三重烘烤。

高温的夏季是高速公路路面病害高发时节,也是日常养护的关键时期和大中修的黄金时间。一处路面病害,需要采取铣刨、清扫、撒油、摊铺等数道工序。养护工人们有不同的专业和分工,通过细致配合,共同完成一处病害的处治。摊铺工长谷永华介绍说,沥青混凝土开始摊铺的时候温度高达170多摄氏度,玉米带皮放进去都能直接烀熟,摊铺完成也有11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再加上这天气,热得根本吃不下东西;完成一处作业后,衣服跟被水洗过一样。

承朝高速全长100多公里,为了保障通行,养护公司采取不断交施工,即先封一个车道,一段完成后尽快开放交通进行下一段的施工作业。为此,现场生产经理郭立永常常要凌晨到施工地点摆放路锥,封闭施工区域。“高速公路车速快,一点点疏忽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他说,“尤其在这种高温天气下,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丝毫不能松懈。因为,每一道裂缝都影响着公路的寿命。我们虽然做不了医生给人治病,但是可以给路‘治病’,让大家出行更加便利。”

新华社记者 赵宇思 摄

在位于河北省平泉市的承朝高速公路项目工地,养护工人在清理摊铺作业余料(8月3日摄)。

8月3日下午3点,室外温度34摄氏度,地表温度接近50摄氏度。在承朝高速公路一段用路锥封闭的区域,中建路桥集团养护公司的40多名工人冒着酷暑,对高速公路路面出现的病害进行挖补治理。他们是给公路“治病”的公路“医生”,夏日工作的同时要经受烈日、沥青、机械的三重烘烤。

高温的夏季是高速公路路面病害高发时节,也是日常养护的关键时期和大中修的黄金时间。一处路面病害,需要采取铣刨、清扫、撒油、摊铺等数道工序。养护工人们有不同的专业和分工,通过细致配合,共同完成一处病害的处治。摊铺工长谷永华介绍说,沥青混凝土开始摊铺的时候温度高达170多摄氏度,玉米带皮放进去都能直接烀熟,摊铺完成也有11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再加上这天气,热得根本吃不下东西;完成一处作业后,衣服跟被水洗过一样。

承朝高速全长100多公里,为了保障通行,养护公司采取不断交施工,即先封一个车道,一段完成后尽快开放交通进行下一段的施工作业。为此,现场生产经理郭立永常常要凌晨到施工地点摆放路锥,封闭施工区域。“高速公路车速快,一点点疏忽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他说,“尤其在这种高温天气下,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丝毫不能松懈。因为,每一道裂缝都影响着公路的寿命。我们虽然做不了医生给人治病,但是可以给路‘治病’,让大家出行更加便利。”

来源:新华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