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企业舆情 >> 查看内容
企业舆情

陕西白水县一老农诉称为惠民工程垫资百万屡遭不公

_L_forest 2019-4-15 17:52 338 0

摘要: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为造福当地群众,我垫资百万建设‘五七’水利工程,但由于各种人为因素,此项惠民工程至今告竣无期,我本人身负重债讨还无门,还屡遭不公正对待。恳请上级领导明察秋毫,为我讨回一个公道。”陕 ...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为造福当地群众,我垫资百万建设‘五七’水利工程,但由于各种人为因素,此项惠民工程至今告竣无期,我本人身负重债讨还无门,还屡遭不公正对待。恳请上级领导明察秋毫,为我讨回一个公道。” 陕西省渭南市白水县林皋镇“五七”库水利工程法人高启旺日前致函有关部门反映说。

我叫高启旺,男,生于1948年2月,现年72岁,初小文化程度,系陕西省渭南市白水县林皋镇高东村第三社村民,中共党员。自幼右眼失明,是一位残疾人。由于时代感召,深受模范英雄人物的影响,本人扪心立誓:“不能为国效忠,但要为民多作好亊!”

我是残缺不全的人,在学校唱的“社会主义好”,入党前后对党和人民的事业碧血丹心,忠贞不渝!办学、俢路、引水、筑桥,亏对自己家人死去了儿子,为乡办“五七”库水利工程坚持至今,在人为因素的影响下,工程进展踟蹰不前!虽然土建没有完全竣工,但主要供水设施圆满完工,周边村民自2014年开始受益。

我家三代为农,就居住在这沟壑峁头上,沟深水低,就是水千百年来制约着这里人民的经济发展,为了彻底解决缺水问题我从1994年坚持到现在。改革以后,主动个人出资,为村民办学,整修村道,开通生产便道,按装自来水,修筑石桥,村民命名“旺泽桥”,为渭南市残联李家塬苗甫基地修路两公里。

1994年受时任县长郭新民动员,有当地政府配合支持,人民大众的推崇,承担了林皋镇在原公社时期规划的“五七”库水利工程的建设任务。该工程建成后有效灌溉粮田1.5万亩,可彻底解决六个自然村的生活用水。

在政府的指引下于1995年破土动工,个人出资先开工,政府后边配合立项。重新委托陕西省水利电力勘测设计研究院进行实地勘测设计到破土动工,三年之间,初级提交立项报告,个人垫资达百万时立项未着。当初的万元户变成要饭娃。儿子正上初中因无钱而停学,外出打工命丧外地,八十老母重病在床也无钱医治活活病死,女儿的婚期也被延误……周边群众日思梦想的水利工程:轰轰烈烈上马,冷冷静静搁置。

那时的我,群众心里的活雷锋,亲朋说我有“精神病”,家人骂我是“猫皮”暖别人不暖自己!但母亲在临死前还给亲朋解释:“我该死的人了,娃干的是正事!”我心如刀绞,痛定思痛:莫大的水利工程若半途而费,我死难对自己的母亲和儿子!

该工程立项后,国补的财政资金讯速到县。胜利有望之时,救命的工程资金,高达51万元被县农发办截留,正常的施工费用无法支付,把我和工程一块推入债务的泥坑……为了索要这笔钱,人大会提议案,电台报导,却因职能部门上下打点,均无济于事。

2007年后,白水县委县政府组织四个职能部门,邀请省市专家对该工程进行再次论证,委托县审计局对该工程资金的拨付和使用情况全面审核。审计报告表明,农发办欠拨付工程资金45.84万元。关于该工程问题的解决和剩余工程的再建,先后两次出台县长办公会议纪要。依会议纪要精神,由县水利局变更了原设计方案,重新设計出图,负责完成剩余工程量,使其尽快发挥效益。

自2008年至2010年之间,国家又下拨资金共145万元,由县水务局亲自负责施工。想不到水务局不按图纸施工,又偷工减料,实施工程量不到60万元又因无钱停工搁置。

惠民工程建设踟蹰不前,我与惠民工程相依为命。为了引进资金误招来陕北农民工砌石,后因引资无着,解雇民工不允,发生纠纷,我被民工头绑架,逼写了欠工程款37万元的白条,就被民工头以这张白条为据告上了法庭。

我苦口婆心、语重心长对办案人员陈述实情,要求法院亲临现场,依实结算,法院不采纳我的建议,把一桩工程纠纷案错当作平常的借贷关系判我败诉;我坚持实事求是,连吃四年官司,被法院拘留三次。

恢复自由后,我又将本案在省高院提起再审。省高法先后几次亲临现场查看,周密调查,弄清真相,于2011年12月16日据实裁定,裁决认定:一二审认定事实不清,使用法律不当,法律程序违法。撤销一二审判决,发回白水县人民法院重审。但至今今日,无人过问。我多次去法院含冤追审,院长声称高院裁定是制式性的,切将26万元用社会救助资金付给原告;将原告送的锦旗高挂法院的墙上,真的把黑的说成白的了。

自母亲和儿子离开人世后,多年来再苦再累,我只想完善这项富民工程,能早日发挥应有的效益,服务周边群众,用亊实来见证一个共产党员的真面目!可我年近古稀,且患胃病,外无強亲资助,内缺帮扶之力,再加上某些职能部门的克扣截流和消极的执法环境,我被折腾得身败名裂。多次找政府有关部门,他们都认为我是告状的,谁见谁讨厌,却无一人能问具体究竟。

目前,变压器已按装,主要存在的问题是,房屋都是半成品无法使用,工作环境恶劣,安全防护设施全无,继续发展无望。本人年老多病,身边债务无法面对,更心酸的是一旦我死了咋办?而一位农民党员为党为人民服务一生坚持,最终是这样死去,无人叹息!这样的结局合适吗?

呜呼!惠民工程告竣无期,身负重债,讨还无门!我若早晚死去,一位右眼残疾的农民党员,终生坚持无期,奋斗无果,谁还敢象我这样?学习雪锋,扬正气,树公德,还从何谈起。

希望此事能够引起各级领导的关注和重视,能现场查看,面对现实,弄清是非,平反冤案,赔偿我应有的损失,完善剩佘工程,落实惠民政策!还我清白!也给村民一个满意的答复!(陕西白水县 高启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