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教育培训 >> 查看内容
教育培训

误打误撞入行做漆器85后女孩用青春守护老手艺

媚惑之魂 2019-5-15 00:21 559 0

摘要:    杨云淇把做漆器当做一辈子要干的事业。  杨云淇  蜀华街72号,距成都宽窄巷子500米远的一条背街小巷,成都漆器工艺厂就藏在这儿。厂房还是上世纪70年代的模样,回字形的3层小楼,红色墙面已褪色斑驳,映衬着 ...

  杨云淇把做漆器当做一辈子要干的事业。

  杨云淇

  蜀华街72号,距成都宽窄巷子500米远的一条背街小巷,成都漆器工艺厂就藏在这儿。厂房还是上世纪70年代的模样,回字形的3层小楼,红色墙面已褪色斑驳,映衬着头顶牌匾上“成都漆器”四个字特别亮眼。

  一个年轻的身影穿过走廊,走进2楼工作间,熟练地拿起桌上的雕刀,开始在方形漆器盒上雕刻图案。她就是杨云淇,成都漆器工艺厂装饰车间组长。85后的她,从事漆器装饰工作已经9年了。

  今年2月,杨云淇被评为成都工艺美术大师,在她看来这并不值得炫耀。漆艺依旧是“一个平凡人的平凡工作”,也是她一辈子要干的事业。

  误打误撞入行

  成漆器厂最年轻手艺人

  2010年3月1日,动漫设计专业的大三学生杨云淇成了成都漆器工艺厂的一名实习生。在此之前,她从没接触过漆器,只知道这是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当时很多同学还没找到工作,在这里能用上所学专业知识,也能学门手艺,我觉得还挺好。”

  进厂刚两个月,杨云淇就过敏了。虽然事先了解过绝大多数人都会大漆过敏,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她手臂和脸上都长满密密麻麻的小水泡,又红又痒,每晚都难以入睡,有两次甚至严重到去医院输液。前前后后折腾了快一个月,她的过敏症状才完全消除。

  作为当时厂里唯一的80后年轻人,杨云淇第一年做的都是磨漆粉、割螺钿等基础工作。2011年,漆艺大师尹利萍要打造一批精品漆器,杨云淇被借调去协助,由此接触到更多漆器装饰工艺。

  这期间,杨云淇参与制作的一件屏风作品,有3米多高,8米多长,屏风以金色芙蓉花卉装饰,从设计到完成耗时长达3个多月。

  “当时我和尹老师在3楼的办公室一起拓稿,和屏风一样大小的白描稿从屋顶一直拖到地下,几乎占据了整面墙。”杨云淇回忆,当时是夏天,又没有空调,顶着风扇呼呼吹出的热风,两人就搭个桌子,再叠上好几个凳子,站在最高处开始画。

  此后,杨云淇做过的漆器越来越多,但却再也没制作过这么大的屏风,对这件作品她的印象最为深刻。

  从没想过要离开

  把做漆器当一辈子的事业

  2017年,杨云淇被厂里推荐去杭州参加中国美术学院举办的漆艺研修班,与来自全国各地的20多位漆艺从业者一起交流学习。

  一个多月的研修培训,除了学习相关理论知识,还要进行实际操作,每个人需完成一件漆器作品。此前一直是做漆器装饰的杨云淇,对髹漆工作并不熟悉,而一起上课的同学中,有的人却能从最基础的上灰、刷漆到装饰,都可以独立完成。

  “突然就燃起了斗志。”那段时间,杨云淇每天和班上同学一起加班到夜里十一二点,就连美院看门的保安都下班了,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现在回想起来仍觉得充满干劲。

  在漆器厂的收入并不高,进厂第一年每个月工资才600元,但杨云淇从没想过要离开这儿。“主要是家里人一直特别支持,个人对于物质方面也没有特别要求。”

  虽然生活中是个风风火火的白羊座,但杨云淇坦言,自己习惯享受这种安稳的状态,不爱冒险。在她看来,出类拔萃的人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都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既然这样,不如把自己手上的这件事情做好。

  “以前什么都不懂,觉得有个工作就行。现在慢慢明了,还是想一辈子都做漆器,作为一项事业。”杨云淇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