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艺术世界 >> 查看内容
艺术世界

城内一片宁静守敌一触即溃

聆听雨轩11 2019-6-5 17:21 177 0

摘要:     如今的信阳新貌  1948年信阳城区航拍图信阳市浉河区党史办供图  □策划城市运营管理中心统筹孟冉执行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李鑫通讯员汪星晨文图  “解放那天信阳县城没发生什么枪响,得知解放军大军压 ...

 

  如今的信阳新貌

  1948年信阳城区航拍图信阳市浉河区党史办供图

  □策划城市运营管理中心统筹孟冉执行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李鑫通讯员汪星晨文图

  “解放那天信阳县城没发生什么枪响,得知解放军大军压境后,国民党的抵抗早已崩溃,一支上千人的部队闻讯后四处溃逃,火车站附近到处都是残兵遗弃的枪支弹药等物品。”昨日上午,信阳市信运集团离休干部王世田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场景。信阳解放那一年他19岁。

  1949年4月1日,信阳城(信阳县治所在地,当时归属确山专区)解放,自此武汉的北大门洞开。解放军在老城北门(今市工商银行一带)举行了入城式。为了纪念这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1966年,当地政府将当时解放军入城时的大同路改名为四一路。

  黎明前夕:信阳城风云暗涌

  中共信阳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祝辉介绍,解放信阳前期,解放军早已收复了豫东南诸县城,信阳县城犹如一座孤岛,处在解放军的四面包围之中。

  据《中国共产党信阳历史》记载,1948年夏,中共中央中原局组织部城工科派前方站站长方敬之到信阳,做国民党第五绥靖区司令张轸的起义工作。中共信阳支部在方敬之的指导下,配合这项工作,开展情报和第二条战线的工作。他们绘制了城防工事布防图等各方面情报,并暗中掌握了国民党一个保的武装,以及国民党信阳县政府电台台长和全部设备。

  记者查阅了《信阳师范学校校志(1903-1992)》,校志记载,1949年1月,该校教师胡树仁受党的委托,设法取得信阳城防炮兵及仓库地图。胡树仁让国民党军队炮兵排长侯太钦(进步学生侯莲清之弟)绘制后转交给党组织。3月上旬,胡树仁传达上级指示:“信阳快要解放了,暂停‘北上’(输送学生到解放区参加革命的代称,下同),要留骨干参加接收信阳的工作,并尽力争取在校的师生都留下。已经组织好、待命出发‘北上’的郝景元等3个组(每组约5人)就停下来,并以他们为骨干立即到各班串连,宣传革命胜利形势和政策,积极争取在校师生留在学校工作,为信阳解放,贡献青春热血。”

  战斗亲历者:国民党军队一触即溃

  信阳市社科联原副主席刘向阳介绍,信阳解放时,国民党军早已无抵抗之心,一触即溃,城内基本上没发生战斗,三大战役进行后,国民党的精锐部队早已被消灭殆尽,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先期连克驻马店、确山和明港镇,迫近信阳。当时的计划是将信阳地区的敌军包围起来,进行围歼,但敌军发现我军意图后,国民党第五绥靖区司令张轸连夜率军政机关及所部从信阳南逃。

  为固守信阳,张轸曾数次加固信阳城墙和城防工事,先后拆毁民房500余间,百姓怨声载道,又把城墙外50余米以内夷为平地,并在城北门修筑了一座钢筋水泥暗堡,暗堡地道贯通城墙直达关外护城河桥头,企图负隅顽抗。

  记者多方联系,找到已经89岁高龄的王世田老人。王世田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场景,当时信阳地区驻守了两支部队,一支是张轸率领的城防部队,驻扎在县城以内。另一支是野战部队,驻扎在城外。说来也可笑,敌军两支部队也经常“窝里斗”,由于兵员不足,敌军除抓壮丁入伍以外,还互相抢夺散落的兵员,用来充实自己的部队,积怨已久,甚至还发生过多次火拼。

  “在解放军入城前,国民党大部早已经先期逃窜。就在现在的老火车站、羊山新区等地发生了战斗,解放军进攻火车站一带时,我们一些胆大的孩子还跑去看了呢。当时有三辆满载官兵的军列从驻马店开往武汉地区,途经信阳时,赶上解放军攻城,在发现解放军大兵压境之后,这支部队的军官乘坐4辆铁甲炮车企图逃跑,但都被我方部队阻拦,但由于攻击火车站的部队缺少重武器,炮车冲出了我军的封锁,逃了出去。”王世田老人介绍,但炮车逃离的方向是信阳的武胜关,早已被我军占领,最终连人带车被我军俘虏。

  王世田老人回忆,后来等到枪声停了以后,他们偷偷跑进火车站一看,军列里的国民党士兵早已经树倒猢狲散,大官们早已经先期逃命,没人领导的部队已经生不起抵抗的念头了,地面上到处散落着长枪、被服、军服等物品。4月1日信阳解放。几天后,当时只有19岁的王世田便跟随部队南下当兵,先后辗转广水、武汉等地。

  战后稳定秩序:轰轰烈烈的支前运动

  1949年4月1日,信阳解放后,市党政机构和军管会进城后,不仅顺利地接收了市政、工交、邮电、学校、医院等一切地方的或国有的财产、设施及资本等,还重点恢复了邮电、电信业务和铁路运输。

  据记载,解放当天,解放军即派工作组前往信阳师范学校座谈。该校100余名师生,在随军工作队的指导下,立即参加了宣传活动,奉市军管会的指示,成立了6个学生工作队和若干个小组,分赴市和3个区人民政府以及支前等急需要人力的单位帮助工作,其中不少人很快成为单位的骨干。

  刚刚解放的信阳人民倾其所有,据不完全统计,信阳县、新县、商城、固始、息县等5个县,就共计动员民工486458人次,共计筹粮3657万余斤,柴草5927万余斤,修筑公路(不包括罗山县在内)达1245里,修建大中型桥梁(不含罗山县在内)222座。

  焕发生机:偏僻地变身信阳CBD

  1966年,信阳政府将大同路改名为四一路,延续至今。随着经济的发展,工人礼堂、大信商贸城、财贸医院、五交电公司、纺织站、县百货公司等相继落成。1971年铺沥青路面,与新华东路相交,人民路、礼节路相接。

  王世田老人说,当时由于四一路位于信阳城北门外,远离城区的商业繁华区,相对城区来说,道路两侧商业发展较为缓慢,茅草屋林立。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时代的变迁,这条见证信阳解放的道路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四周高楼耸立,是信阳不折不扣的CBD。

  “解放初期,信阳只有浉河北岸一小片低矮的房子和一横一竖两条小街,被称为豫南重镇。这70年,我见证了信阳每一天的发展变化,今天的信阳是过去做梦也想不到的,特别是浉河两边,简直跟画儿一样美……”家住浉河区报晓新村社区的毛桂枝老人今年77岁,是社区老年协会会长,她说,“这些年,背街小巷改造了,美丽的浉河上又在新建3座桥,郊外还有越来越多的美丽乡村,还有羊山新区的开发建设等,都让我感动和自豪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