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企业舆情 >> 查看内容
企业舆情

【经济新闻周刊】违背《还款协议》恶意拖欠货款法不容

Vcr_佬二 2019-9-18 22:14 2059 0

摘要:  近日,王某给本刊来信称,王某与赵某产生了核桃树苗交易纠纷,赵某购买王某核桃树苗款久欠不还。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记者就此事展开调查。  王某家住卢氏县,2017年2月23日这天,王某丈夫景某经鲁山县张官营镇林站 ...

近日,王某给本刊来信称,王某与赵某产生了核桃树苗交易纠纷,赵某购买王某核桃树苗款久欠不还。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记者就此事展开调查。
  王某家住卢氏县,2017年2月23日这天,王某丈夫景某经鲁山县张官营镇林站站长杨某介绍,认识了张官营镇某村支书赵某。赵某需要30000多颗核桃苗子,杨某、赵某都说这批苗子是乡财政项目款,先付景某25000元,等树苗全部送到位后,赵某再给景某25000元,剩余254000元到2017年4月30日全部付清,双方谁要违约谁应付对方违约金60000元,如果双方对此有争议,应在供货方所在地人民法院裁决。

景某与赵某的购苗协议
  几个月后乡财政款拨下来了就能将款给完。景某想,杨某是政府工作人员,赵某是村支书,就相信了他们的话。
  在杨某二楼办公室,赵某写了购苗协议。当时在场的有景某,范某,杨某,赵某。写好协议后由景某按照协议书规定卖给赵某核桃树苗38000株,每株8元,共计货款304000元,赵某当时说给景某25000元,等到全部树苗送到位后再给25000元,可是,树苗全部到位了,赵某却只给景某20000元,没按协议付款。
  景某回到家之后就因病住进卢氏县医院。后又到北京安贞医院做手术,在医院时,景某多次向赵某、杨某要树苗款,赵某说项目款没到账。
  王某说:“2017年8月30日,我丈夫去北京做手术的同时,大女儿出了车祸,成了高肢瘫痪,在病床上的丈夫再三祈求他俩给苗子款,他俩却无动于衷。一直到2018年10月20日,病危的丈夫还在向他俩要苗子款,都没给一分钱。没钱看病的丈夫病逝在医院。我大女儿还在洛阳正骨康复医院治疗,小女儿还在上学。”
  2018年11月16日,王某带着病榻上的大女儿去张官营镇找赵某要钱,王某电话联系赵某,赵某态度不好,不见王某,赵某说见王某没用,无奈之下,王某只好去张官营镇信访办和纪委办投诉。两个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向镇政府领导汇报了王某的情况,领导给赵某打电话让赵某来见王某。
  在信访办工作人员王某的见证下赵某写了第一份还款承诺书。

赵某的还款承诺书
  赵某下欠景某核桃树苗款284000元。赵某同意在2018年12月16日前向王某还树苗款人民币100000元,2019年2月底之前再还50000元,剩余134000元到2019年6月1日之前一次性付清,赵某若有违背承诺书的还款期限,应自愿承担违约金100000元。
  王某拿上协议书就回家了。
  赵某失信,没有给王某钱,因大女儿在洛阳医院住院需要钱,王某多次打电话向赵某催要树苗款,可赵某找托词,一拖再拖不给。王某在2019年2月17日又去鲁山张官营镇信访办。在信访办里,杨某装糊涂说,不认识王某的丈夫景某,杨某还否认在自己办公室签了协议,杨某谎说自己没有办公室。王某恼火了,当杨某在镇会议室开会时,王某举着丈夫的遗像大声责问杨某。当时各村支书都在镇里开会。之后,镇领导让住村书记李某来处理王某之事。在李某的见证下赵某才又写了第二份还款协议。

赵某、王某还款协议
  赵某说,从2019年3月3日前给两万元,以后的每月3日前都会给两万元,王某拿走协议书回家了。赵某说话不算数,只给了王某一次的两万元,之后再也没给钱了。王某打电话问赵某,赵某说没钱,让王某等赵某家里西瓜卖了再给钱,可是等到西瓜卖了还是没给钱。王某又打电话,赵某不接听,在玩失踪。一直到现在,赵某还欠王某剩余树苗款264000元。
  王某说:“我现在不堪重负。大女儿还在病榻上躺着。我还欠种树苗承包土地的承包款和工人工资15万多元,几乎每天都有上门讨账的人。我几次萌生了自杀的念头。”
  记者思考:问题的出现不是单方面造成的,而是两方共同行为产生的结果。不能单听一面之词。为此,记者又对赵某进行了解。
  赵某是鲁山县张官营镇某村支部书记。赵某说,王某卖的核桃树苗太贵了,8块钱一颗。当时市场上,比如,山西汾阳十毫米的树苗一颗才要2元5角左右,我答应的8块钱一颗,是因为景某当时答应保证树苗达到92%以上的成活率,并负责技术指导。谈成后,双方在购苗协议上签了字。赵某交了2万元押金,树苗全部送到位后就要换成正规合同,但是,景某没有给正规合同。景某卸完树苗后人就离开了,景某一直不来见赵某。结果树苗死了一半,成活率只有50%。树苗是2017年2月底栽的。到了2018年景某因病住院了才给赵某打电话要钱。赵某没钱给,一是,因为这几年赵某流转土地赔了1000多万元。二是,景某没有提供技术指导,导致部分树苗死亡,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
  赵说,2018年底,王某带着残疾女儿来到张官营镇政府大闹了一场,说是赵某逼死了景某。当时赵某都不想理会王某了,可是领导做了赵某的思想工作,加上赵某看着王某的女儿确实有点可怜,赵某才答应白菜卖了给树苗款,但是,当年白菜滞销没有卖出去,烂到地里了,无力偿还树苗款。
  赵某说:“我没有说不给树苗钱,不过,树苗价格太高,需要调低价格,需要等我的困难过去了再说。”
  赵某,王某双方都摆出了事实,在这件事情上,谁是谁非,不言而喻。作为欠款者,既然签了还款协议,毋庸置疑,就表明同意还款。
  对于这样的经济纠纷,记者咨询了河南邦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律师点评:
  根据王某来信所述内容,双方之间的法律关系较为清楚:景某已经按照双方《购苗协议》约定交付了货物,在无其他纠纷的前提下,赵某应当按照协议内容履行合同项下付款义务。赵某于2018年11月16日出具的《还款承诺书》以及2019年2月27日出具的《还款协议》均表示对该事实的认可。如若赵某不按照《还款协议》履行项下义务,王某可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编辑:牛雪艳
责任编辑:颉丰义
出品: 河南经济报社经济新闻周刊
法律顾问:河南邦科律师事务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