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企业舆情 >> 查看内容
企业舆情

登封市住建局“一纸文书”让久欠未清的农民工工资再遭“搁浅” ...

林德拜尔翼 2020-1-4 10:19 4173 0

摘要:  登封市住建局“一纸文书”让久欠未清的农民工工资再遭“搁浅”   讨要农民工资一个多月以来至今未果,虽向当地信访局、住建局申请维权却遭遇“滑铁卢”......近日,登封市正商城裕园(32号地)二标段分包方负责人 ...

登封市住建局“一纸文书”让久欠未清的农民工工资再遭“搁浅”

 

 

 

讨要农民工资一个多月以来至今未果,虽向当地信访局、住建局申请维权却遭遇“滑铁卢”......近日,登封市正商城裕园(32号地)二标段分包方负责人赵凯黎在向本报记者讲述讨要农民工工资的境况时,满脸愁云。

 

“从2018年8月,我带着施工班组进驻登封市正商城裕园项目施工以来,因农民工工资久欠未清,先后到登封市政府、登封市信访局讨要说法。后经登封市城乡和住房建设局处理工资被拖欠时,发现被一个无形的圈套套住了。”赵凯黎说。

据悉,登封正商城裕园项目建设单位为河南正商中岳置业有限公司,施工单位为河南建隆建筑安装有限公司,郑州一建劳务有限公司承接该项目二标段3#、5#、7#、10#、11#、14#、15#楼及地库主体劳务工程,负责人为丁长胜。

 

2018年8月1日,赵凯黎代表施工分包方与郑州一建劳务有限公司负责人丁长胜签订了一份《二次结构工程施工分包协议》。该协议约定由赵凯黎施工班组为正商城裕园3#、5#、7#、10#、11#、14#、15#及车库进行劳务施工,包括二次结构、内墙抹灰、外墙抹灰、屋面及以下的应有工程。该协议还约定,按建筑面积计算规则计算包干125元/㎡,工程完工验收合格后付至工程造价的90%,物业验收移交后付至97%,剩余3%一年后付清。

“由于工期紧,协议签订后我就带着工人去正商城裕园项目施工了。”据赵凯黎陈述称,自进场施工后,丁长胜并未按照协议约定向其支付工程进度款。并且,在组织施工过程中又陆续增加三项施工范围,双方又达成协议增加2018年主体施工工程款62950元和2019年主体施工工程款48875元;2019年初施工班组又增加楼外露天花园施工工程款50000元;另外,3#、5#、7#、10#、11#楼施工主体空调柜318个X700元/个共计施工工程款222600元。

临近春节,外地农民工均要返乡过年,没有如期结算的工程款都是农民工工资款。当赵凯黎委托人魏太明、余洁和王书华多次与丁长胜讨要工资款未果时,施工班组代表余洁、褚玉周等人便随即到登封市信访局和登封市住建局反映此事,并要求登封市有关部门解决欠薪事宜。

据了解,登封市住建局法制科受理此事后,于12月11日出具《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该文书处理意见为,该案件中所涉及劳务费用已经按劳务价格支付完毕,不存在欠薪问题;关于信访人所反映的工人工资问题,郑州一建劳务公司与赵凯黎班组全部结算完毕,但赵凯黎至今拒不照面结算,已经存在恶意拖欠工资问题,郑州一建劳务公司起诉至登封市人民法院,待法院判决后再行解决。

对此信访事项,登封市住建局在又出具一份登建【2019】239号调查情况报告,此报告以《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的内容格式由登封市住建局局长雷新亚签发。

此时,赵凯黎开始不安起来。在接到该文书后,魏太明和余洁当即在来访人意见一栏中回复道:不同意工资已付清,我们(工人)工资没有付清,不同意以上处理意见,并签字署名。

对于登封市住建局出具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所示处理意见,赵凯黎则完全予以否认,并认为此处理意见在未征求分包方举证的前提下擅自裁定有失公平。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登封市住建局局长雷新亚,雷新亚称,“我要到市委开会,这事让办公室安排副局长李军涛给你们解释一下。”

此信访事项的经办人登封市住建局法制科科长王志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称,“在得到这一信访问题后,局调查组已经越权将农民工工资进行强制性清欠。”随后,王志龙提供出信访卷宗中一份赵凯黎二构班组建筑面积明细表,显示3#、5#、7#、10#、11#五栋楼共施工面积28742㎡,该建筑面积双方计算确认无误,并且赵凯黎和丁长胜均签字予以认可。而另外一份应结算工程款项的材料上,仅有丁长胜单方签字,赵凯黎对此工程款项扣除明细不予认可。

当记者问及赵凯黎并未在工程款项明细材料上签字,该项材料能否作为登封市住建局的处理依据时,王志龙则解释,“我们调查组多次与赵凯黎电话联系,他一直拒不到场。”正在采访现场的赵凯黎当场否定了这一说法,并称从未接到登封市住建局的电话要求到场。

在王志龙与赵凯黎各执一词时,王志龙又辩称,“当时是局建管科毛新义给赵凯黎打的电话让他到局里处理此事的。”而后,经过当面澄清是否电话告知赵凯黎处理此事时,毛新义也予以否认,毛新义称,“我没有给赵凯黎打过电话,只是让正商城裕园项目部联系赵凯黎。”

至此,在经过多方佐证后,王志龙的说法则显得毫无效力。

与此同时,赵凯黎的委托人魏太明又向记者展示一份登封正商城裕园二标结算清单,清单显示施工期间明细和工程款。魏太明和余洁等人纷纷指责,当时该结算清单和补充协议交给王志龙时,王志龙则当即拒收。

王志龙面对当事人的指责,则一言不发。

 

“仅凭丁长胜单方提供的证据和材料,不能够证实劳务费用已经支付完毕,这个处理意见存有猫腻。”赵凯黎告诉记者,拖欠农民工工资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我们多次向登封市信访局、住建局反映以后,住建局非但没有给予处理结果,反而又出具这样一个“奇葩”的处理意见,让原本最后的“一棵救命稻草”又转移到当地司法机关,着实让农民工兄弟很受伤。

为此,记者将采访详情反馈至登封市住建局局长雷新亚处,雷新亚解释称,“住建局作为建筑市场的服务单位,一定依照有关规定保护双方权益,待我了解以后给你们回复。”

 

马上要过年了,赵凯黎说,“总不能让农民工兄弟的血汗钱因一纸处理决定又化为泡影吧?”登封市住建局相关领导在“为官不为”的官僚主义作祟下将原本理不清的农民工工资再度“添乱”,登封市住建局不加甄别地采取“一边倒”的处理裁定,无异于对涉事农民工群体进行“棒杀”,恐将再次引发极大的关注和争议。

混乱的工程劳务账目该如何厘清?欠薪问题何时才能得以解决?本报将继续关注、持续跟进报道。

 

劳有所得,是基本常识,也是法律规定。近年来,国家推出一系列的政策举措,向社会公众传递出坚决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鲜明信号。

可是,在一些地方仍然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情况。特别是走投无路的农民工代表在通过信访途径解决此事时,这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做法该不该查处?积极“清欠”,确保农民工工资按时足额获得劳动报酬,是住建部门的一项重要职责。能否妥善解决农民工的欠薪问题,是践行初心使命和责任担当的试金石,我们期待登封当地相关部门能够进一步提高认识、担起责任、改进作风、监管到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