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企业舆情 >> 查看内容
企业舆情

上党区首阳山煤矿安全事故瞒报:媒体采访重金封口!谁是幕后保护伞?-清风趣 ...

林德拜尔翼 2020-1-22 09:40 1385 0

摘要:  一侧《山西长治再现煤矿“封口费”事件 》的爆料出现在多家自媒体网站社交平台,引起网民的广泛关注。部分网帖惨遭删除,对网友所关心的问题一直未见涉事企业和监管部门做出任何回应,按照常理如果爆料内容有误,应 ...

一侧《山西长治再现煤矿“封口费”事件  》的爆料出现在多家自媒体网站社交平台,引起网民的广泛关注。部分网帖惨遭删除,对网友所关心的问题一直未见涉事企业和监管部门做出任何回应,按照常理如果爆料内容有误,应该有个正面回应才对,否则应视为内容属实。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有错则改,就是好同志。关于这个爆料的内容真实吗?查处结果如何?对于网帖的真实性,有关部门也不能等闲视之。笔者不得而知。

     据网贴披露:2019年9月2日,山西长治市上党区首阳山煤矿发生一起安全事故,造成一名矿工当场死亡。死者:何学兵,重庆人。事故发生后,首阳山煤矿又一次选择了瞒报,按惯例与死者家属私了。

事故发生后,作为矿方不是按照安全生产应急管理条例,没有在第一时间内保护事故现场并向属地和上一级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机构如实呈报事故发生经过,而是违规清除事故现场,毁灭证据,封闭事故信息,私下与死者家属磋商,以高额经济赔偿达成协议,隐瞒事故发生。

      网帖还反映:11月下旬,媒体圈内曝出内料,长治市上党区首阳山煤矿为封锁消息在给媒体发“封口费”。程序是各媒体工作人员可持证在上党区应急管理局或首阳山煤矿门房保安处登记,随后会有矿方的人打电话联系“处理”!刚开始去的真假记者多的领到三万元,去的稍晚一些的领取到壹万、再晚的两千、一千等不同数额的现金。

      而今,山西长治上党区首阳山煤矿安全事故瞒报“封口费”事件已有两个月有余,通过网络搜索,一直未见权威部门做出任何回应,数不清的“煤矿安全事故瞒报”,倘若没有笔者的监督质疑的追问,可能就此石沉大海,无人记得。

      山西长治上党区首阳山煤矿安全事故瞒报“封口费”事件来说不是小事,从曝光的信息来看,属于情节严重,性质恶劣,按一般程序和地方反腐力度早就给出措施。但是,通过现有信息来看,这起涉嫌瞒报“封口费”事件到目前为止无任何迹象表明上党区在认真履行调查职责。

        日前,对此媒体圈内曝出的山西长治上党区首阳山煤矿安全事故瞒报“封口费”事件再次引发热议,2019年8月10日上午,上党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常永峰、应急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景小炜、党组成员秦旭兵、李继君、副局长杨洋、李鹏洲及王永强、王立伟、张彦利三位科长;第三执法中队队长宋红亮及成员郭培杰、肖于方、辛光明、郑阳莅临首阳山煤业进行安全检查。联盛公司总经理李法俊、总工常永发及相关处室人员;首阳山煤业董事长窦金山、矿长张振兵、安全副矿长郭自信等矿委领导及各科室队相关人员陪同。主持应急管理局前面工作的党组书记、局长景小炜对上党区首阳山煤矿安全事故瞒报“封口费”事件是否知情?如知情为什么至今对此没有任何处理结果公示?事故瞒报也是一种腐败,其中是否存在腐败和“保护伞?如不知情,有关部门是否有失职之嫌?

      首阳山煤业董事长窦金山是该公司的董事长,一个企业的生产和发展肯定要经过他的同意和指挥,没有领导的决策谁敢于有这么大的胆子去瞒报安全事故而且封锁信息明目张胆的在上党区应急管理局或首阳山煤矿门房保安处登记给媒体发“封口费”?上党区首阳山煤矿在发生矿难后不及时依法上报有关主管部门,而采取铤而走险,巨款赔偿死者家属息事宁人,重金封口,私了瞒报,逃避责任追究,这种无视国家法律法规、无视矿工生命安全,性质恶劣、影响极坏的行为。

    上党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常永峰负责区人民政府常务工作,负责财税、自然资源、规划、城乡建设、安全生产、消防、应急救援、防震减灾、人民武装、外事、政府信息等方面的工作。

      长治上党区首阳山煤矿安全事故瞒报“封口费”事件各媒体工作人员可持证在上党区应急管理局或首阳山煤矿门房保安处登记,随后会有矿方的人打电话联系“处理”!刚开始去的真假记者多的领到三万元,去的稍晚一些的领取到壹万、再晚的两千、一千等不同数额的现金。上党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常永峰你真的不知道吗?

    上党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常永峰负责区人民政府常务工作,负责安全生产、应急救援对该事故应该负有监管领导责任,平时对企业要求不严,监管不力,再有,就是常务副区长常永峰知道上党区首阳山煤矿安全事故瞒报“给媒体发封口费”事件,要是知道不管不问,那就是失职和渎职,后果严重。

     当前,党风廉政建设形势依然严峻,党委主体责任和纪委监督责任履行还不够到位;地方政府应该是维持良好的法治制度的主体,为官不为也是腐败,少数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对身边的失职渎职,不管不问,致使一些腐败问题触目惊心,有的为官不为,在其位不谋其政,该办的事不办;该管的事视而不见,官员尸位素餐,政令不畅通才是“党要管党“从严治党”上党区首阳山煤矿安全事故瞒报“给媒体发封口费”事件”的根源。

     10月29日上午,上党区召开干部大会,宣布省委、市委关于上党区委主要领导同志职务调整的决定:受市委委托,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姚逊宣布决定并讲话。姚逊对张驰同志的情况作了简要介绍。他说,张驰同志政治立场坚定,基层工作经验丰富,组织协调和综合驾驭能力较强;敢于担当,作风硬朗民主,自我要求比较严格,群众口碑好。省委、市委认为由张驰同志担任上党区委书记是合适的,也是能够胜任的,有利于上党区各方面工作的进一步推进。笔者希望上党区区委书记张驰对首阳山煤矿安全事故瞒报“给媒体发封口费”事件引起重视,从严查处,从长追责。

       国家安监总局和煤监局对事故瞒报的惩罚整治力度加大,发现一处,立即严肃处理一起。尽管如此,在上党区首阳山煤矿安全事故瞒报“封口费”事件,对安全事故的发生,不是警钟长鸣,接受教训,正确面对责任,核查出事事实,而是以逃避法律,冷漠对待生命。

      在此,“封口费”一词最早出现在2008年因霍州煤电集团旗下霍宝干河煤矿为了隐瞒发生矿难真相给媒体记者发放现金。最终导致我国新闻媒体蒙羞,而成为网络的关键词。一场矿难发生之后,真假记者争先恐后地赶到出事地点,不是为了采访报道,而是去领取煤矿发放的“封口费”。10年过后的今天,2019年在长治市又重新上演着这种荒诞的行为。安全事故瞒报“封口费”事件该谁来问责?我们期望,2019年在长治市又重新上演着封口费”事件,可以引起上级监管部门和党组织的重视,从严查处,从长追责。

               笔者将继续关注此事进展

来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