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您的位置: 首页 >> 乡村振兴 >> 振兴智库 >> 查看内容
振兴智库

韩日启示:中国乡村振兴怎么做?

_L_forest 2021-4-7 08:16 9005 0

摘要:  原标题:韩日启示:中国乡村振兴怎么做?韩日启示:中国乡村振兴怎么做?中国商务新闻网2021年2月21日,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村现代化的意见》正式发布。文件指出,民族要复兴, ...

原标题:韩日启示:中国乡村振兴怎么做?

韩日启示:中国乡村振兴怎么做?

中国商务新闻网2021年2月21日,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村现代化的意见》正式发布。文件指出,民族要复兴,乡村必振兴。

随着城市化推进,乡村衰落是许多国家和地区都有的现象,不仅国家政策扶持,也有很多社会组织和人士投身于振兴乡村实践。这些国际经验能否为中国的乡村振兴提供借鉴?

平安证券研究团队日前发布了《乡村振兴专题研究报告》,聚焦日韩经验。韩国通过新村运动,在短短20年时间就实现了西方发达国家用时近百年的农业现代化。日本亦通过乡村振兴实现乡村城市化和城乡一体化。中国和日韩同处东亚,三个国家在资源禀赋、农业特征和历史文化等方面都有一定的相似性,韩日经验一定程度上可为中国推进乡村振兴提供借鉴。

韩日这两个东亚邻居振兴乡村的经验会给中国提供哪些有益的借鉴?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庆称,中国和韩日同处东亚,三个国家在资源禀赋、农业特征和历史文化等方面也都有一定的相似性,因此韩日经验一定程度上可为中国推进乡村振兴提供借鉴。

第一,细化乡村振兴目标,并据此确立详实且可执行的规划。韩国新村运动虽从上世纪70年代的政府主导转变为80年代的民间主导,但每个阶段都确立了预期要达到的目标,并据此制定了详细的推进计划。比如1970年到1978年,首要目标是改善村民居住条件和完善农村基础设施。韩国政府在确立各类项目的优先级后,陆续完成相关项目的建设工作。日本也是立法和规划先行,通过“振兴八法”明确了中长期目标,农林水产省、国土交通省等机构都有负责研究制定乡村振兴政策和规划的部门,通过法律制度保障相关政策和规划目标可落地执行。

根据2018年的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中国乡村振兴的目标任务是在2020年取得重要进展,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建议可将这些目标更具体化一点,明确时间节点,或者有量化的考核指标。可供参考的是此前脱贫时提出“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与此同时,还应根据时间节点或者量化考核指标制定规划,确保能够如期完成阶段性任务。

第二,乡村振兴和新型城镇化并不冲突。乡村振兴不是为了把人留在农村,而是要提高他们的收入水平。韩国1971年开始新村运动时,城镇化率为55%。而中国2019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60.6%,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只有44.4%。和1971年的韩国一样,中国也有推动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进而提高农村剩余人口人均耕地面积的诉求。这是因为,中韩两国人均耕地面积都较少,人均耕地面积提高后可以发挥出规模优势,提高农业人口的人均产出率。但在推动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的过程中,也要避免像日本这样,过快城镇化导致农村空心化,从而造成农村有效劳动力不足。中国当前的人口老龄化压力大于1960年的日本,更应该注意这个问题。

第三,乡村振兴所需的资金来源应以市场为主、财政为辅。韩国新村运动初期,农村处于极度贫困状态,但即使如此新村运动投入的来源于政府的资金也只有35.1%,主要来源其实是村庄自筹。日本乡村振兴同样如此,即使是1985年用于农业的财政支出达到了26462亿日元,它也只占当年日本总财政支出的5.1%,用于乡村振兴的比例则更低。2020年中国农村已全面脱贫,农村房屋和基础设施远好于新村运动初期的韩国,大规模将财政资金投入到农村的必要性不大。加之地方政府现在普遍面临债务压力,在推动乡村振兴时,更应该注重财政资金的撬动作用,而不是一味地将财政资金向农村倾斜。

第四,中国应该加强乡村振兴人才的培养。尽管日韩的做法有些不同,但都很重视人才在乡村振兴中的作用。和已经结束的全面脱贫相比,中国乡村振兴的目标更多元化,对基层领导的要求也更高。可以综合日本的乡村支援员制度和韩国的新村运动培养方案,从农村内部挖掘出人才,再进行农业、经济和管理等方面的培训,让他们能够胜任发展特色产业、一村一品等任务的领导工作。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何诗霏 资料来源:平安首经团队研报)

收藏

举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