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您的位置: 首页 >> 乡村振兴 >> 聚焦三农 >> 查看内容
聚焦三农

河南襄城:书记一句话,数百万元水产品打了水漂

admin 2021-5-6 19:17 10300 0

摘要:  “为了汝河大陈闸的安全,我们也支持并维护和谐有序水利的施工环境,可政府领导也不能罔顾群众利益,置我们放养的水产品和安放的网箱的设施于不顾,随随便便一句话就把河口给扒开。”两年已经过去了,养殖户近数百万 ...

“为了汝河大陈闸的安全,我们也支持并维护和谐有序水利的施工环境,可政府领导也不能罔顾群众利益,置我们放养的水产品和安放的网箱的设施于不顾,随随便便一句话就把河口给扒开。”两年已经过去了,养殖户近数百万元的损失付之东流——

书记发话放水,养殖户损失数百万元

“原本是很简单的沟通协调问题,可就因为李科书记的一句话不仅让我们蒙受数百万元的损失,而且还让我们不得不踏上反映问题的艰辛之路。”提及自己养殖路上的心酸往事,承包襄城县山头店镇大陈村汝河故道养鱼厂的孙浩强忍不住流下委屈的泪水。

据孙浩强反映,因为大陈闸维修,汝河的水需要从汝河故道分流,可没有一个人提前通知要扒口放水,也没有一个人通知汝河故道养鱼场里的水产品和网箱设施等提前处理。

孙浩强提供了一段施工环境协调会上时任襄城县山头店乡党委书记李科的录音。录音显示李科说河道里不存在养鱼和网箱的问题,你们该施工就咋施工,剩余的问题由我们乡来处理。“就这样我和东湖水产养殖的价值数百万元的水产品和网箱付之东流,我们到处反映问题也没有任何人能给我们任何实质总的说法。”孙浩强提及此事气就不打一处来。

图片说明:放水后的汝河故道

从获取的照片和视频上看到汝河故道被放水之前,网箱里黑压压成群的鱼儿在游动,放水后故道里到处是被冲七零八洛的犹如麻花似的网箱,偶尔存在水洼里的鱼儿长大嘴在做最后的呼吸·····……旁边几台挖掘机在轰鸣着一铲一铲地将开挖的河泥丢往一旁,全然不顾河道里奄奄一息的鱼儿……

白纸黑字合同,汝河故道养殖权属清晰

孙浩强提供的合同上显示:“由甲方山头店乡大陈村(包括大陈村、河沿李两个自然村)将归属本村的养殖权承包给茨沟乡茨沟西村的孙全修(孙浩强之父)和孙浩强。合同约定,乙方孙全修和孙浩强代甲方山头店乡大陈村行使所属汝河故道养鱼场的全部养殖权(养殖看管、捕捞、改良养殖条件、改善养殖环境等),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干扰干涉。鱼厂四周(老河岸两头两边)两米内允许鱼厂人员看护、管理、行走,包括捕捞作业。”

而后孙浩强又和乙方襄城县东湖水产品有限公司签订了汝河故道共计670亩水面的300亩水面承包合同,约定乙方按规定养殖水产品,养鱼、新放鱼苗、看管的费用均由乙方自理。

图片说明:养鱼厂受到了有关部门的认可
图片说明:养殖效益明显

自此,孙浩强和襄城县东湖水产品有限公司认认真真的经营起汝河故道养鱼场的养殖业务,并且搞得风风火火,其中襄城县东湖水产品养殖有限公司还荣获了农业农村部授予的“水产健康养殖示范场”荣誉称号,襄城县东湖水产品养殖有限公司还被河南省水产技术推广站确定为全国水产养殖动植物疾病监测点。

实地探访调查,相关领导虚与委蛇谈问题

4月16日,针对孙浩强反映的问题,本网在襄城县实地走访调查时候发现,从2019年3月份至今,孙浩强反映的问题没有得到任何解决下,相关领导却不约而同地离开山头店奔赴新的重要岗位。

发话放水的李科书记已经调任襄城县库庄镇党委书记,遍寻李书记未果后,本网将孙浩强反映的问题以短信形式发给了他,但时至今日没有任何回应。

山头店镇(山头店乡已撤乡建镇)党委副书记李海峰在接待本网记者时说他刚调来,并且书记镇长都刚调来都不清楚孙浩强反映的问题,可以反映给领导,截至今天,也是泥牛沉海没有任何音讯。

曾任山头店乡人大主席的方常战已经调任襄城县水务局副局长,他曾和襄城县水务局副局长张进辉协调工程施工环境,方常战说政府总共给了508万元补偿款,其中山头店428万元,茨沟镇80万元。方局长说(汝河故道)放水之前已经公示了,当时先放水,主河道水基本上都没有了,鱼塘也就没水了,怎么会有损失?方副局长并没有出示公示的依据和凭证,当本网记者把放水照片让他看,他说不知道这水从那里来的。

与此同时,本网辗转获得了许昌市大陈闸除险加固工程项目副经理谢文良的一段录音。在录音中谢文良说他们在放水前曾经就汝河故道养鱼场放养的水产品以及放置的网箱等赔偿善后事宜和山头店乡领导沟通过,时任领导说保证施工环境,其他的事儿不需要他们考虑。

渔场损失赫然在目,维权之路艰辛漫长

孙浩强出示了一份由许昌市水产技术推广站的评估情况说明,这份《关于襄城县东湖水产品养殖有限公司评估情况的说明》显示:襄城县东湖水产品养殖有限公司位于山头店镇大陈村,水域养殖面积300余亩。该公司是全国水产养动植物疾病监测点,2019年2月被评定为农业农村部养殖示范场。结合该公司理念养殖习惯和2018年、2019年投放苗种情况,本次因大陈闸重建对该公司造成的水产养殖损失285.6万元,其中网箱养殖损失115.2万元,散养损失170.4万元(该公司新生产黄河鲤鱼、草鱼均经农业部无公害水产品认证)。

图片说明:损失评估

孙浩强说:“我的水域面积比东湖水产品养殖有限公司的水面还要多出70亩,总面积达370亩,放养的水产品种类和数量都比东湖水品公司的多,损失绝对比他的要多得多。可山头店只给了东湖水产公司了20万元,一家一半10万元,这绝对不合理,因为汝河故道是我和父亲承包的,他们为啥到现在连一句话都不给我说,却去找东湖水产公司?”

方常战在接受采访时说:20万元的赔偿依据是他们按照国家2016年征地补偿标准,网箱每个1000元。水面补偿不应该补偿给鱼塘,那是全村的,只是他们承包而已。但对孙浩强提供的承包合同却不予置评。

孙浩强说:“东湖水产品公司多次催促我领取那10万元的补偿款,可我认为损失要多得多,再说他怎们能代表我去处理养鱼厂损失的事宜,所以时至今日这笔钱我也没去领。”

针对孙浩强的遭遇,河南正臻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忠:“孙浩强和山头店乡大陈村签订的汝河故道养鱼场合同权责利约定清晰,其合法权益理应受到保护。任何第三方人未经许可,不得侵犯其合法权益。有关领导罔顾汝河故道养鱼场养殖水产品的事实并造成数百万元的经济损失,其行为已经涉嫌滥用职权,建议孙浩强向司法机关或者纪检监察机关进行举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