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您的位置: 首页 >> 乡村振兴 >> 聚焦三农 >> 查看内容
聚焦三农

农民被社旗农商行客户经理“套路”贷款合同漏洞百出反遭银行起诉 ... ...

三分VS双核智能 2021-5-7 23:19 10803 0

摘要:  没有贷前调查、贷中审查,没有贷款前的询问、告知,“贷款人”、“担保人”仅在一个空白贷款合同上签字盖章,能贷出款吗?不可能!但在社旗县农商银行,这个不可能可以变为可能!晚上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也 ...

没有贷前调查、贷中审查,没有贷款前的询问、告知,“贷款人”、“担保人”仅在一个空白贷款合同上签字盖章,能贷出款吗?不可能!但在社旗县农商银行,这个不可能可以变为可能!

晚上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也没心思干活,他就纳闷,自己好心帮银行客户经理反被他套路了,社旗县大冯营镇周庄村农民申建全一直搞不明白,社旗县农商银行客户经理张金路为什么要坑他。

帮忙给银行贷款还息 签订空白合同贷款被“套路”

事情要从2018年11月说起,当时申建全因家里有急事需要用钱,去找朋友赵森(化名)借钱,赵森正在盖房子说最近也没钱。“正好信用社客户经理张金路在赵森家,他说到年底了,联社催要收息任务,如完不成任务影响年终奖和单位评先进,他愿意借我一万元钱缓解家里急用,要求用我的名义给帮他贷一笔款,用来补他收不上来的利息。”申建全说。

后经赵森联系同村好友李某申与申建全一起去信用社办理贷款合同。“在办理当中在场人员有当时大冯营农商行主任杨洁章,经办人张金路,见证人赵森,我是主贷,担保人李某申,办理中张金路让我们签名按手印,当时在场人员没有人告知我三人贷款金额,也没填写贷金额。”申建全告诉大象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当时申建全办贷款的卡由张金路拿着,具体贷多少款、贷多少时间、利息是多少,申建全都不知道,“我只想着是朋友之间在帮忙,他用贷款后会把款给还上的。”

2020年10月份,申建全平静的生活被打乱了。

转眼间两年过去,儿子已长大需要在县城购房,2020年10月份去社旗县城一楼盘售楼部办理按揭贷款时,查征信工作人员告知申建全有一笔80多万的贷款至今未还。

申建全和李某申找赵森,问他怎么会有这笔80多万的贷款,“赵森一听也很吃惊,当时他打电话问现任农商行主任杜爽,杜爽说他也不大清楚,让尽快联系当事人张金路处理此事。”

当申建全、赵森他们联系张金路时,才发现已经联系不上他了,到大冯营镇农商行多次找他,也没有找到,后来才知道张金路从2020年9月13日起,就神秘消失了。

农商行欲起诉该笔贷款 拒绝向贷款人提供贷款合同

申建全告诉大象新闻·东方今报记者,从2020年10月至2021年4月他和赵欣多次去大冯营农商行多次协商,“杜爽先以人不在单位为由拖延,后来又说张金路被单位开除公职等理由推诿,至今没有处理结果。”

从申建全提供的征信报告可以看出,这笔80万的贷款业务种类为“个人经营性贷款”;担保方式为“农户联保”;贷款日期为“2018年11月30日”;还款日期为“2020年10月31日”。

4月22日,记者以申建全表弟的身份前去与杜爽沟通,杜爽表示,这个事社旗县农商行领导们知道,县农商行正在积极准备材料往法院起诉申建全他们。

为了能了解这笔贷款的详细情况,申建全要求拿回原本就“属于”他而从来没见过的这份贷款合同,杜爽称,贷款合同都是一式几份,但他们签时就签一份,这一用来归档,并表示在实际操作中,都是只签一份合同。

赵森也印证了杜爽的话,他说他的正规贷款,他手中也没有贷款合同。

后申建全要求复印该贷款合同时,杜爽给社旗农商行主管领导黄某电话请示后表示,这份合同不能复印,等到法院了自然能看到。

申建全表示,自己是主贷,担保人他只知道也只认识一个,另外的担保人是谁都不知道,“你啥都不知道,才是你最大的优势。”杜爽说。

主贷人申建全、担保人李某申都是本地的农民,一没有办企业,二没有经商,靠种地和打零工维持生活,用什么方式和事由会能贷出来80万呢?

杜爽表示,这个合同具体内容他已记不清楚了。

正常贷款的贷前调查、贷中审查、贷后检查,申建全称当时的客户经理张金路都没有做,“我是个种地的农民,他们要如实做调查,这笔款就贷不出来,任何一个环节要认真把关,这笔贷款早就终止了。”申建全认为这笔被“套路”的贷款造成现在的状况,责任完全在于社旗县农商银行。

杜爽说,这些确实是瑕疵,并表示,这些调查还不是张金路一个人完成的,是有AB岗俩人共同完成的,“B岗还签的有字,入户调查还要留影像资料。”

杜爽还表示,贷款的书面手续是看不出问题的,“这些问题(入户调查)是存在瑕疵的,看到法院后他(B岗)怎么说了。”

据了解,张金路在客户经理岗位上,曾用该县太和镇一农民名义贷款十几万,2020年8月底,该农民服毒自杀,家人把尸体拉到社旗县农商银行大冯营支行,最后张金路赔钱了事,社旗县农商行对他进行处分。

2020年9月13日,张金路在没有给农商行任何人请假的情况下“跑路”了。

“11月底,社里还登报让他回来上班。”杜爽说,按程序走,他不回来上班被社旗县农商行开除。

从赵森森提供的一份转款记录上看,2018年11月30日15时37分,户名为申建全的账号向赵森的农商行卡上转款80万,2018年11月30日17时40分支取80万,取款方式是现金取现。

“取这80万是当时张金路拿着我的卡去的。”赵森说,4月22日下午,赵森去农商行查询当时取款人时,档案资料显示该笔80万的款项是张金路在社旗县农商银行大冯营支行取走的。

河南春屹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少春律师分析认为,如果申先生所述属实,他并未实际办理并取得该笔贷款,这就属于农商行内部管理存在问题,在审批贷款流程时把关审核不严,农商行应当消除申先生的不良贷款记录及赔偿损失。对于农商行来说,如果客户经理伪造材料骗取贷款的,可能涉嫌刑事犯罪,建议报警处理。此外,申先生还有权向当地银保监部门投诉举报,依法追究有关人员法律责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